毛毛桃子傻吧唧

没事写写段子

【德哈】一日重生

*灵感来源于同名小说《一日重生》(向作者大大致敬

*这里是个文废,也许文章中会有许多bug,欢迎指出

*战后十年设定

*角色死亡

1.

他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房门,连日的醉酒使他连开门的力气都所剩无几。

他看着这间陌生的屋子,格里莫广场12号无论经过多少年也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即使他的主人,早已不复当年。

Harry Potter,那个活下来的男孩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身的酒气与颓废。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以改变一个人。

“Sirius...”他挣扎着呢喃出声,意识已全然不清。几小时前酒吧内的情形却不断地上演在他的眼前,一遍又一遍,折磨着他的身心。

他一天又一天地买醉,这天晚上,他来到了一个麻瓜酒吧。魔法世界的救世主无论到哪里都会有一大堆的记者跟在身后。不过也无所谓了,Harry想。自从他打败了伏地魔之后,预言家日报的头条便一直是黄金救世主。只不过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发生之后,从大肆宣扬救世主英勇事迹的报道现在换成了“Harry Potter如何跌落低谷,成天以酗酒度日”。

也没什么不同不是吗?Harry又给自己点了杯威士忌猛灌了一口。就在这时,他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店内。那人看到了Harry便径直向他走了过来。他的脸因气愤而变得通红,快赶上他的头发了。

“Harry!”Ron愤怒地叫到,伸手夺去了Harry的酒杯,“魔法世界的酒吧被你喝遍了是吗?你跑到麻瓜这里来继续?”

“Ron,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Hermione了。”Harry摇摇晃晃地伸手想去够Ron手中的酒杯,却奈何身高间的差距补了个空,只好转身向酒保又要了一杯。

“Hermione在这里会更加生气的!人们对你的评价有多糟糕你不知道吗?Hermione为了你现在根本抽不开身!”

酒保将倒满的酒放在了Harry面前,Harry无视了Ron继续喝着手中的烈酒。

“Bloody hell!Harry!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Ron叫道,“你这个样子对得起那些为你死去的人吗!他们用生命换来的不是这样的你!”Ron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巨大的声响引来了酒吧内其他人的关注。Ron有些尴尬地环顾四周,他从口袋中摸出麻瓜的钱放在了桌上,把喝得半醉的Harry拖到了酒吧门外。

没有店内的喧嚣声,夜晚的街道格外的宁静。Harry吹着冷冷地夜风清醒了大半。他瞪着Ron冷冷地说道:“我从未要求过他们任何一个人为我死去。”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眼神早已死去,背后深藏着的是对生活的无奈和未来的绝望。

“我的父母,我的教父,Remus...”他颤抖着说出这些名字,泪水不禁湿了眼眶。

“别说了,Harry。”Ron悲伤地扭开头不去看他,他与Harry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他怎么会不明白Harry的感受。可是Harry并没有停下。

“Dumbledore,Fred...”

“我说了不要说了!”Ron失控地说道。Fred的名字宛如一把锋利的剑,刺进Ron的心中。这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无论过了多少年。

Harry直直地看着Ron,哽咽着说出最后那个名字,“还有Draco......他本不应该死去。”

“我明白,Harry。我们都明白,但是......”

“你能明白?”Harry冷笑着打断了他,这样的笑容让Ron觉得异常的陌生,“你们难道不都认为他是个该死的食死徒?你们......”Harry咬紧了下唇,没有再说下去。

Ron无奈地看着哭泣的Harry,将手放在了他的肩上,试图给予他一丝安慰,就像他们以前做的那样。可Harry退后了一步,拍去了Ron的手。

“我父母双亡而你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战争中我失去了一切爱我的亲人,而你在失去Fred之后仍有众多家人的陪伴!”

“停下!Harry!”

Harry苦笑了一下,继续道:“就算是在战争结束之后,你们都得到了圆满的生活而我呢?我依旧无法阻止我爱的人为我死去。Draco为我而死,他就死在我的眼前!”Harry终于失控的咆哮道,“我却在这连为他正名都做不到!现在你说你能明白?”

“你还有我们,你还有我和Hermione,”Ron说道,“我们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可是我不需要你们!我想要他们回来!”

“你醒醒吧!Harry Potter!人死不能复生!别成天沉浸在梦里了你这个白痴!”

“那为什么死去的人不是你的亲人呢?!”Harry尖叫道,瞪着Ron,因为情绪的激动而不住喘息着。

“所以这就是你要说的?”Ron冷冷地看着他,眼中闪着愤怒的光“没想到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就换来了这么一句话。”

Harry沉默着没有讲话。Ron冷漠地转过身向前走去,不再去看他。

“下地狱去吧,Harry Potter.”

这便是Ron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恐怕也是这一辈子的最后一句话了。

Harry挣扎着坐了起来,回忆与现实的重叠令他不知所措。他抬起头,看到了被放置在客厅角落的那面镜子——厄里斯魔镜。

战争结束之后,魔法部将这面镜子作为礼物送给了他。Harry本不愿意接受,推脱不掉之后便将它摆到了这座房子里。那么多年过去了,即使救世主早已名不副实,魔法部却也没将它收回。如今,这面镜子早已布满了灰尘。十年间,Harry回来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这里的各个角落都充斥着Sirius的影子,令他窒息。

Harry站在镜子前,镜中的他还是17岁的模样,他穿着格兰芬多的校服,身边站着Ron和Hermione。渐渐的,他看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他看到了他们的父母,看到了Sirius与Remus,看到了Dumbledore,微笑着站在他的身边。这一切是那么的令人向往。最后他看到了Draco,对他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假笑。

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触碰少年的脸庞,却碰到了冰凉的镜面,冰冷的温度透过指尖传到了他的内心,一阵一阵地刺痛着他。他终于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撕心裂肺地叫喊着跪倒在镜前。Harry看着镜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颤抖着从口袋中拿出了他的魔杖。

这么多年来他扔掉了一切,却始终与这根魔杖形影不离。

山楂木魔杖。

Harry紧紧地握着它,闭上了眼睛。

最后他对着那面镜子,念出了那个咒语。

——Avada Kedavra.

 

 

 

 

 

 

2.

黑暗。

无尽的黑暗。

寒冷彻骨的黑暗,仿佛淹没了他的全身。

Harry Potter在昏暗的翻倒巷中来回穿梭,时不时地向周围的人发出一记恶咒。

他被包围了。

他和Ron被派遣到这里搜查食死徒余党的时候,他们遭遇了埋伏。就在五分钟前他说服Ron利用门钥匙回到傲罗总部报告他们的情况,自己则留下来引开他们。这次虽说中了埋伏,却也是近几年所能遇上的能将他们一网打进的绝佳时机。身为傲罗的Harry Potter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将他们一同关进阿兹卡班。本以为自己可以支撑到Ron他们的到来,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

Harry一个纵身躲进了一个暗巷中,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很显然自己寡不敌众只能像这样东躲西藏,一边吸引对方的注意一边等待着Ron的归来。就在这时一道咒语猛地向他袭来。多年的傲罗训练令他快速的躲开了咒语却也意识到自己彻底暴露在了敌人的部队之中。

“看看,我们抓到谁了?”为首的那个食死徒贼笑着说道,“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吗?你的那群小伙伴呢?”话音刚落,周围的食死徒们都发出了一阵嘲笑。

“好好看看你们周围吧,蠢货。”Harry说道,“你们才是被傲罗们包围的那个,现在停止反抗还可以免去摄魂鬼之刑。”Harry仰起头,尽力装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而他的这番话明显地奏效了。有几个食死徒开始紧张地四处张望着,为首的那个也慌了手脚。但随即便意识到了真相。

“少在那里装腔作势,今天大难不死的男孩将会死在我的手下。”他举起了手中的魔杖,“Avada——”

“Stupefy!”Harry在他发出死咒的前一秒发射了咒语。与此同时Ron回到了Harry的身边,傲罗与食死徒展开了一场恶战。

“嘿,伙计,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Ron靠着Harry说道。

“你也是。”话音刚落,Harry侧头又避开了一个咒语。

“也许我们应该回去再聊。”

“同意。”

又是一道死咒飞来,这一次Harry来不及躲开只好正面迎击。红绿光再次交错在了一起,Harry却找不到机会脱身,而他的身后,另一个食死徒却在暗中蓄势待发,瞄准了Harry。

“Avada Kedavra!”

“闪开!Potter!”

千钧一发之际,Harry只感到有人狠狠地推了他一把。Harry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墙边,魔杖链接的咒语也被向上引去击中了一旁的房屋。易损件,轰然倒塌。Harry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他想出声,却发不出声音。

透过房屋瓦砾的缝隙,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铂金色的发下是一张充满焦虑的脸,看到Harry平安的瞬间又放松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他被一束绿光击中,那身影也被随之埋在了废墟底下。

Harry怔怔地看着这一切,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觉,接着周围的景象变得模糊了起来声音也渐渐变得遥远。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的撕扯着自己身体,仿佛五脏六腑都被撕裂。

Harry猛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湿漉漉的草地上,魔杖掉落在一旁。他慢慢地,痛苦地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竟穿着格兰芬多的校服。Harry愣在那里,花了一会时间回忆起过去及小时内发生的事情。

他与Ron大吵了一架,他伤害了Ron并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友谊。然后呢?他回到格里莫广场,站在镜子前。他看到了他死去的亲人们,然后......

然后他对着镜子发出了死咒。

他想要自杀。

那么,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Harry环顾着四周,周围很安静,只有几只小鸟的鸣叫声。Harry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却发现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Harry不禁跑了起来,不知跑了多久,他停了下来。

Harry终于明白了原因,他的面前是一座熟悉的城堡。这是他生活了七年的地方。

霍格沃兹。

Harry垂着双手,像过去一样行走在校园里,“我一定是疯了。”他呐呐说着。

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Harry回到了格兰芬多塔楼,以前这里永远充满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他与他的朋友们一起在这里嬉笑打闹,现在却只是一间间空荡荡的房间。他又来到了校长室,他轻声说出了口令“冰镇柠檬”,接着他惊讶地发现门居然开了,他走了进去。校长室里还保持着Dumbledore在世时的模样,只不过,现在在墙上的画像有两幅了而已。

Harry默默地离开了校长室,他穿过大厅,经过魁地奇球场,最后,他停在了黑湖边。

太阳缓缓地升了起来,湖水倒映着阳光发出刺眼的光芒,金色的阳光刺激着Harry的眼睛,令他阵阵发疼,竟疼出了眼泪。

他分明看到了Draco Malfoy。

少年铂金色的头发映着晨光,使他整个身躯都被包围在了温暖的阳光之下,让人看不真切。

Harry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迈出的那一步的,那一步像是让他从地球上跌了出去。

Harry看到Draco站在他的眼前,他听到他叫着他的名字。

“早安,Potter.”

TBC

 

 



评论

热度(34)